京津冀等五省一市大範圍減排,高污染工廠停工、汽車停駛……
  種種措施最終證明,霧霾是可以減輕的,人們關心的是——
  “APEC藍”能長久留下嗎?
  11月初的北京,現出了久違的藍天。一些網民稱為“APEC藍”,意為轉瞬即逝的美好。事實上,本次藍天與APEC確實息息相關。
  環保專家指出,我們看到的APEC藍,是氣象條件、污染物排放兩個變量綜合作用的結果。
  北京市環保監測中心主任張大偉介紹,11月8日起,北京氣象擴散能力轉差,10日擴散能力上升為5級(非常不利於擴散),已經接近最高6級的極限,然而,空氣質量卻仍然達到了2級良好水平。
  “老百姓說,過去要趕走霧霾,就得靠大風吹。但這次風沒來,依靠北京、河北等五省一市大範圍的提前、緊急減排,同樣留住了藍天。”張大偉說。
  這種美麗令人神往,同時發人深思。人們關心的是,“APEC藍”能否保持下去?
  “APEC藍”到底是人努力還是天幫忙
  這次“APEC藍”更是一次實驗。
  按照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防治協作小組部署,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山東四省市分區域、分時段實施應急減排:11月3日起,北京市及河北省的廊坊、保定、石家莊、邢台、邯鄲等“太行山一線”城市實施最高一級重污染應急減排措施;11月6日起,除上述城市繼續採取措施,天津市,河北省的唐山、衡水、滄州,山東省的濟南、淄博、東營、德州、聊城、濱州,實施最高一級空氣重污染應急減排措施,盡可能採取限、停產措施。
  僅河北一省,從11月1日開始就有2000多家企業停產、1900多家企業限產、1700多處工地停工,北京也有140多家企業停工、停產。
  除此之外,北京、河北、天津等地採取了汽車單雙號限行政策,機關單位的公車封存70%,北京市民放假6天……
  種種措施最終證明:高污染的工廠停工、揚塵工地停工、汽車停駛、增加公共交通出行,霧霾是可以減輕的。
  河北省環境應急與重污染天氣預警中心主任王曉利表示,APEC會議防治污染的應急措施為今後提供了管理經驗。
  APEC的減排措施是否都落實了
  儘管不舍,但8日起不利的氣象擴散條件預示,未來幾天北京的能見度可能下降,難以保障每個早晨都能看到藍天。
  記者採訪瞭解到,環保部對這次保障APEC空氣質量的臨時抽查,發現了不少地方和企業環保“放空炮”、監管“稻草人”等長期問題。
  為做好APEC會議期間空氣質量保障工作,環保部派出16個督查組。抽查的395家企業中,33家列入停限產名單的企業無視規定繼續生產,檢查未在“黑名單”的78家企業中也有31家超標排放,還有25家企業大氣污染物治理設施未正常運行。
  11月2日夜間,督查組對“河南順成焦化集團”進行暗查,在廠區外發現,廠區內煙囪正在排放黑色煙霧。督查組試圖進入廠區,被該廠安保人員攔下,說要先請示廠區領導。之後不到5分鐘,冒黑煙的煙囪停止排放。
  河南省環保廳、當地環保局已對該企業進行處罰,並要求其停產整改,儘快完善各項環保手續、生產手續。
  環保部有關負責人表示,部分企業生產中治污設施運行不正常,違法排放、超標排放的現象在此輪督查中屢見不鮮。
  專家表示,如果能倒逼地方動真格,嚴查企業“裝樣子”,還能釋放出更大的“藍天紅利”。
  治污減排是否只是“一下子”
  人們希望好天氣不只是會議期間才有,更擔心治污減排只是轉瞬即逝的“一下子”。
  石家莊一家民營鋼鐵企業員工對記者說,“最近天兒好大家都高興,但單位和個人犧牲也很大。單位去年為響應河北治理霧霾措施,關停3座高爐兩個多月,利潤損失上千萬、1000多人待崗。”
  一些專家表示,要努力把APEC藍留住,需要地方政府把“臨時減排”變成真的不排,把“臨時抱佛腳”變成自覺轉變發展方式、淘汰落後產能。在此過程中,“發展權”與“健康權”始終在博弈。
  另外,環境在治理,污染卻在轉移,治理速度跑不過污染。河北省一名官員表示:“河北淘汰下來的煉鋼設備,立馬就被外地人買走了,在當地重新開工生產,而且還符合國家規定”。
  北京市環保局區域大氣污染治理協調處處長李立新等表示,霧霾動輒幾十萬平方公里,每個民眾健康都受影響。只有每一座城市都重視當地治理,才會有區域大環境的清潔。
  專家指出,老百姓對藍天白雲的要求越來越高,需要政府下決心、下力氣持續改善空氣質量,也需要全社會每個人的參與。
  一輛SUV比普通轎車要多出約30%排污量,擁堵怠速時的排污量成倍增長。“想要白雲藍天,不能只想駕車便利,還得從我做起履行減排義務。”北京市環保局大氣處處長於建華指出,在北京等地,採取政策來減少污染排放、啟動經濟手段調節已到必要時刻,執行更嚴格限行、劃分低排放區、征收交通擁堵費,甚至是推動階梯性油價,或將成為未來政策走向。據新華社
  (原標題:“APEC藍”能長久留下嗎?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zn95zngem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